当前位置: 首页 > 让爱住我家

传统村落的文化复兴——浙江松阳采访记

作者:admin 时间:2017/10/27 8:10:05

传统村落的文化复兴——浙江松阳采访记

小鱼儿玄机2站开马结果

【砥砺奋进的五年·绿色发展绿色生活】光明日报记者张焱方曲韵二十世纪九十年代,在“土房翻新,农民进城,农田变工厂”的城市化进程中,松阳留下了一个“旧”字;新世纪第二个十年,“望得见山,看得见水,记得住乡愁”成为重建中国乡村的关键课题,松阳写下了一个“新”字。

不盲目拆旧,也不盲目造新,松阳将一泓传统文化的活水,汩汩地引入到现代生活中来,最终让现代乡村生活有了历史和文化的质感,让传统乡村有了面向未来的底气。

留住乡村的形:唯有青山青依旧2017年1月17日一大早,民宿“卓庐若家”的80后老板项颖颖盼着松阳县委书记王峻以及分管领导来检查。

原本在丽水金融行业工作的她,放弃高薪,与好朋友合股并发起网络众筹,筹措了500万元,想实现心中的民宿梦。

在界首村,项颖颖看中一栋名叫“卓庐”的民国老房子。

经过半年精心改造和装修,8个客房、咖啡厅、餐厅布置完毕,项颖颖将民宿冠名“卓庐若家”,意为像家一样舒适,预备2月14日试营业。

她对自己的作品非常满意,但随后发生的事出乎她的意料:“王书记带着笑意进来,但随着看的房间越多,他的表情越凝重。

”王峻认为,装修破坏了“卓庐”历史古建筑的风貌,且存在部分违建,因而要求项颖颖拆除违章部分,并对破坏的古建筑进行修复。

“整改的决定非常痛苦,但我们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。

”现在项颖颖已能付诸笑谈,“我真正体会到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。

县里帮忙推荐了香港大学的著名设计师王维仁教授和他的团队,在他们的帮助下‘卓庐’呈现出了更好的面貌。

”“一夜空阶滴雨声,此声到耳最分明。

晨兴试验池塘水,恰与空阶一样平。

”设计师从“卓庐”原主人刘德元的几句诗中得到灵感,在前庭做了两个水塘,无论在晨曦还是在月光中,甚至水塘中鱼儿游动都会呈现出不同的光影效果,既完成了老屋原主人的心愿,又在保留老屋特征的前提下增加了灵动之美。

对“卓庐”改造几近苛刻的要求,源自当地政府秉持的原则和理念:保护村落的完整性和原真性。

村庄的复兴不在于把整村泥墙粉刷一遍,大拆大建、整村装修。

传统村落是一个有机的系统和完整的生命体,既有自己的外形和内核,又有自己的灵魂和精神。

村落中的每一栋建筑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演绎着特定的历史,发挥着特定的功能。

即使简陋、粗糙、残败如水碓、井窑、神龛,甚至是猪棚、牛栏都是农耕文明社会生产、生活链条中的一环。

松阳正是秉持着活态保护、有机发展的理念,把传统村落放到历史动态中去加以考量,以最少、最自然、最不经意、最有效的人工干预,维持原生态的田园风光、原真的乡村风情、原味的历史感。

松阳地处浙西南山区,瓯江上游,建县于东汉建安四年,距今已有1800多年历史,是浙江首批历史文化名城,县内保留着100多座格局完整的传统村落,其中中国传统村落71个,是华东地区数量最多、保存最完好的地方。

给土木结构的老房子装上卫生间,解决防潮、通风、隔热、采光等问题;用示范工程来引领老百姓通过合理改造提高老房子的舒适度。

在复活传统村落整村风貌的同时,松阳也恢复了传统民居的生命力。

留住乡村的人:有云有花有故事画家李跃亮是丽水职业技术学院美术系副教授。

2012年5月,他被下派到松阳县枫坪乡担任农村工作指导员兼枫坪乡党委副书记。

画家出身的他,时常走村进户寻找可以写生的地方,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来到沿坑岭头村。

小小的沿坑岭头村,镶嵌在海拔700多米的高山之腰,古朴而宁静。

黄泥墙、小青瓦的传统民居随处可见,成片上百年的古金枣柿子树更是村里的一大景观。

李跃亮在村里创作了一批画作,在丽水市举办了油画展,让人们知道了这个偏僻的小山村。

县领导赴沿坑岭头村调研,提出打造写生基地的想法,并立即拨付了10万元资金整修基础设施,村里开始了写生平台的搭建。

村子里的水电设施完善了,危房也改造了,村民自家的院子简单拾掇变成民宿供来客落脚,种的农产品也有了更好的销路,越来越多的学生和画家前来创作。

目前,沿坑岭头村共有民宿14家,成立了民宿合作社,去年接待学生、画家万人次。

沿坑岭头村依然宁静,但宁静中却多了生机。

走在村间小路上,总能看到忙完农活的村民站在学生们中间,看着自己看了一辈子的地方被慢慢定格在画布上。

曾经熙攘热闹、鸡犬相闻的中国乡村,随着年轻人的离开变得寂静。

要让年轻人重新回到农村,必得有城市所没有的吸引力。

垒土成屋,结庐成舍。

松阳的乡村用美丽景致、休闲的生活方式吸引了游客,也呼唤着村里出走的年轻人重新回来。

在大木山村,记者遇到了返乡创业的李贤高。

2015年,常年在云南做松香生意的李贤高回到老家松阳,用20多万元改造了自家的二层小楼,装修出4间各有特点的房间,取名“茶田李下”,开始民宿经营。

木质的屋顶和墙面,博古架上摆着本地茶叶、龙泉瓷器,质朴之气扑面而来。

甫一坐下,记者抱怨茶园里蚊子多。

老板5岁的小儿子说:“我们家有花露水!”说罢,就跑去拿来。

记者不由向李贤高夸奖孩子懂事。

李贤高略带腼腆:“前几年在云南经商的时候,爱人在本地打工,夫妻两地分居,孩子常常只能被关在家里,变得不爱说话。

这一两年,夫妻合力经营民宿,不仅收入比以前在外地打工增加了,孩子老人都能照顾到,孩子性格也变得活泼开朗了。

”他现在觉得自己回来的决定是正确的。

寂静的乡村重新有了人气。

世代守望土地的村民不走了,游客们来了,外出打工的年轻人返乡创业了,甚至一些外乡人也因为松阳美丽的环境、独特的文化流连忘返,从而选择了一半乡村一半都市的两栖生活。

杭州人老白,年近不惑,在杭州经营一家建筑设计公司。

日复一日埋头电脑前,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让他深感疲惫;而父亲罹患癌症的两年,老白用心照料,直至父亲离开,让他感叹聚散无常。

在四都乡西坑村,老白与几个合伙人在数栋已经坍塌的土房废墟上,修建出一个奇幻空间——将散落在地的黄土用机械化整体夯制技术,并在墙体中加入松阳特有的端午茶草药,成就了外立面依旧古朴,内里却极具设计感和现代感的建筑群落,唤作“云端觅境”。

坐在露台上,看着山谷中的云慢慢飘散开来,听着老白讲述他日渐清晰的民宿梦想:“我希望把现代乡村美学与白领放松休憩结合起来,在这里有云、有鸟、有花、有茶、有酒、有肉、有故事,有与都市平行世界里不同的另一天。

”。

小鱼儿玄机2站开马结果相关链接:小鱼儿玄机2站开马结果 小鱼儿玄机2站开马结果 小鱼儿玄机2站开马结果 香港马会雷锋报